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邵增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邵增虎谈张彤云老师

2013-09-14 09:19:00 来源:《烛—张彤云艺术与人生》作者:邵增虎
A-A+

  邵增虎,196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师级画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其油画作品曾在全国美展、全军美展中多次获奖,国家级大型画册均刊有其作品。数幅作品曾在对外文化交流中到许多国家展出。《任弼时》、《农机专家之死》等五件代表作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许多力作均已被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其风景油画更是受到海内外收藏家们的青睐。

  张老师带我的时间很长了,我是1954年进入中南美专附中的,从附中一直读到学院,整个过程有8年之久,张老师是我进学院后的授课老师,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是一个德艺双馨的好老师。她对学生极端认真负责,不管是课堂上还是课外,平常我们找她,她总是非常耐心地、和蔼可亲地、有问必答地、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们。张老师、尹老师就让人感到是自己的母亲辈、兄长辈对待子女一样,确确实实是言教身教、把着手教。张老师那个时候又年轻又热情,那么全心全意。张彤云老师是如此,尹国良老师也是如此,他们两口子给我的印象是为人正直、品德高尚,工作、教学都是全力以赴地投入,在这样的老师教导之下你不好好学习,感觉到好像对不起老师。

  当年在学校因为我是从安徽的山沟里出来的,相对来讲基础比较差,业务水准啊、构思画面啊,同别人差一大截,但是张老师从来没有歧视我,而是想方设法让我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准。张老师确实教出了不少好学生,很有成就的、在全国具有相当影响的学生,虽然不是全都做了画家、艺术家,但也在其他方面做出了不小的成绩。我们有今天这种状态,在别人看来多少还有一点成绩的话,确实从内心感谢张老师这样的好老师。

  张老师这个人无论从教学方面去看,还是从做人的人品方面去看,都是一个完美的形象,我们平常提起张老师来,都是心存感激。正因为我在学业上进展比较慢、悟性比较差,才得到张老师的特别关照和经常辅导,所以感到非常亲切。

  张老师有很扎实的基本功,画东西画得很深入,笔触很生动,色彩和造型也都掌握得很好。她特别有感情,特别动真情,她的作品是内心感情的一种转化,她不画自己不喜爱的、不触动自己灵魂的作品。我从她每一幅作品里都能看出她内心感情上的波动,表达的都是真情实感。 画必须表现个人的内心情绪,必须是张扬自我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自我,张老师的这个自我我觉得就是内心充满了对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人民的爱,有着正直的、善良的对社会的责任感。从她每幅作品的方方面面来看,确确实实感情很丰富而且是富有正义感的感情。都是以毛泽东的文艺思想、文艺理论和完善人的教导那样一种思想要求自己、武装自己,在方方面面去实践,用毛主席所说的“五种人”——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这样一种标准来要求自己。一个人如果能从方方面面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非常纯粹高尚的人,不断向这样一个目标去努力并且付之于艺术实践,这一点确实是非常高尚的,这就是张老师的信念。

  搞创作首先要动真情。现在的作品好多都缺乏激情,观念性的东西多了,技巧性的东西多了,但是作品不深刻,不能够打动人,不能让人家有一看再看的意愿,文化层次比较浅薄。张老师的创作路子,是在坚实的传统的基础上,融入了自己的丰富的激情创作路子,今天仍然有生命力,首先是从生活中来,选取的题材内容都是关乎我们国家的命运,关乎人民群众的命运,可以看出她对人民群众的爱,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张老师作品虽然不是很多,但都能深深打动别人,充满发自内心的社会责任感。张老师作品中表现的对祖国的热爱,对我们社会的热爱,对我们人民的热爱,也体现了张老师本人强烈的爱憎情绪。一个艺术家如果没有爱憎是很悲哀的,应该说有爱才有创作,有激情才有创作。

  这些年张老师画的一些静物,达到了“超级写实”的水准,水平是很高的,无论是行家还是一般观众,都很欣赏她的东西,这样的年龄画这么精细的作品,一直坚持这种写实,而且越发走入这种精细的描绘,走到了超级写实的这种程度,这在全国都是独具一格的。我在全国范围之内看来看去看了很多作品,但是这个年纪画出这样精细、精致的作品,我感觉还真的只有张老师一人。这样的年纪和体力,能人所不能,难得!

  她画这种精细的、超级写实的画,不是人云亦云,她有自己个人的评价和标准,而且爱憎非常分明,敢于坚持正确的观点。这一点也是张、尹二位一贯坚持的,他们的口碑非常好,容不得丑恶的、虚伪的、损人利己的行为和言行,在这方面都是很突出的。一朝一夕、长年累月这么下来,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很强烈的印象:这个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们这样一种状态我看公检法都没用了,真是社会的“良民”啊!生怕损害了别人,生怕自己对别人做得不够,从来不伸手去要什么东西,从来没有沾一点好处,为人是没得说的。好人哪,用过去的话来讲叫做“永不变色”,这个难啊!现在有些人虽然到一定年纪事业也上来了,但是也变了。

  国外的艺术总的来说是求“新”,在形式上、花样上不断地变化,中国的艺术如果总结到最简单的程度就是求“精”;我们的艺术是往精深里面走。我们国家传统的艺术是一种成熟的艺术,是文化底蕴很深厚的艺术。因此我觉得年轻人玩一玩现代艺术不是不可以,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浅薄的,它没有难度。要想画出张老师这样的作品,你就必须长时间地磨练,艺术水平达到这个高度才能够画得出来,不到那个火候出不了那个东西。因此像张老师这样的东西,最终是具有真正艺术价值的!

  本文摘自中国作协作家冷慰怀为写《烛——张彤云艺术与人生》于2005年11月采访邵增虎的录音资料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邵增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